欢迎来到亮亮视野
现在,AR产业势头凶猛,公司发展日胜一日,我们需要更多“大牛”,一起来实现梦想。

5G·AR论坛丨亮亮视野CEO吴斐:AR的核心是AI,杀手级应用的前提是有完整体系

编者荐语:


脱离场景谈技术是无效的。杀手级应用在哪?这里面有一个前提,就是一定要有一个完整的体系。AR应该是一套体系,这套体系走到最后就是5G原生工业智能平台。


以下文章来源于VR陀螺 ,作者陀螺君

VR陀螺.

VR陀螺,是游戏陀螺旗下关注VR/AR的产业新媒体,在这里我们会持续分享新闻报道、专栏文章、行业报告等,欢迎业内志同道合者一起交流分享。

9月16日,由VR陀螺以及中国国际光电博览会(CIOE)合作主办的第二届5G·AR(增强现实)技术应用高峰论坛在深圳国际会展中心(宝安新馆)圆满落幕。
在本次论坛中,VR陀螺与4位AR领域的专家围绕AR相关技术发展阶段、应用领域、行业巨头布局、以及海内外市场差异问题进行知识共享,与现场多位AR从业者与对AR行业感兴趣的观众进行互动。在现场提问环节中,演讲嘉宾分别对产品性能、光学原理、硬件等业内的焦点问题一一进行了解答,为AR行业未来发展方向提供了新思路。
亮亮视野积极对接企业级市场需求,提供基于人工智能和增强现实技术的软硬件服务,多年来在B端领域深挖,形成一整套定制化解决方案流程体系。在本次5G·AR(增强现实)技术应用高峰论坛上,亮亮视野的创始人兼CEO吴斐带来了“AR+AI,打通人与工业现场的最后一厘米”的主题演讲。

图源:中国光博会

有人说“ToC很性感,ToB不性感”,吴斐以南航的合作案例为同在ToB的行业伙伴“正名”,AR应该是一套体系,这套体系走到最后就是5G原生工业智能平台,这才是它**的价值。结合大数据、知识图谱上下游协同,并利用AR技术搭建完整的数字孪生平台,吴斐将其分为应用层、系统层和硬件层,利用AR将业务系统打通后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。
以下为演讲实录(有删减调整):
脱离场景谈技术是无效的,AR技术迎来黄金期

我叫吴斐,我是亮亮视野的CEO,今天给大家分享关于AR+AI的一些工业实践。
刚才大家有提到一个问题就是,到底哪一种波导会提前走向市场?我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就来自于场景,因为脱离场景去谈任何一项技术都是无效的。所以其实我今天重点给大家分析一下我们在AR实践上一些应用的分享。
我在2010年开始接触AR然后在2014年成立公司,公司已经做了7年,正在向第8个年头迈进。

最近这段时间我深深地感受到,无论是AR还是VR,还是很多这些我们所谓的创新技术都迎来了一个黄金期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十四五规划里面关于数字中国的这项政策,我们可以理解它为所有的技术提供了新的土壤。

简单介绍一下亮亮视野,我们是深耕AR行业应用的公司,在7年当中我们的产品也卖到了全球100多个国家,当然是在疫情之前。然后现在主要服务于我们国家,主要的行业我们也打通了像公安、海关、电力、航空这样的领域。
我其实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一直在说5G+AI,最近谈的比较多的一个概念就是原生的概念,大家经常会说云原生,其实AR也好,VR也好,都可以算是5G原生。
对于这种丰富的应用交互,其实我们更建议用光波导的方式,之前杨博士也做了分享,其实光波导这个方向,再往下还是有很多路径之争,派系之争,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探索和答案。亮亮视野在一些关键技术点上会有自己的持续的研发和思考,我们自己的自研光波导现在良率已经控制在了98%,成本现在也可以控制在单片几百块钱之内。无论是什么光学方案都应该回归到场景,就是场景到底需要什么。
AR的核心是AI,杀手级应用的前提是有完整体系

随着5G的来临,怎么样可以更好的去让人简单的获取设备的信息、执行任务是当下的一大需求。而且戴上AR的时候,产生了大量的5G带来的新数据,这些数据都将形成新的知识体系,这就是我们讲的打通“最后一厘米”。

实际上AR相当于是一把刀,它切开了工业智能整个的新市场,所以我们不应该只把AR的应用聚焦在硬件或者是某一个功能点。

同时我认为AR的核心应用其实就是AI,如果非要把AR的技术分类的话,它其实就是感知、计算,决策和渲染。
如何去在端上在云上去做决策,这个是AR的应用的一个重点,我们一直在问到底它的杀手级应用在哪?这里面有一个前提,就是一定要有一个完整的体系,可以让众多的人可以在上面稳定的开发并发挥创意。就像当年iPhone出来以后很久才有了愤怒的小鸟,没有人会为了愤怒的小鸟做一款手机,这其实就是我们在谈论杀手级应用的时候,要保持住的逻辑。

我们在这个行业应用上,应该说尤其在资本市场,有的时候会说“做ToC很性感,做ToB不性感”,我今天也是想在这里给我们正一下名,其实这个市场非常巨大,大家不要仅仅盯着能卖多少台眼镜,其实AR是一套体系,这套体系它走到最后,就是5G原生的工业智能平台,这才是它**的价值。它需要各种各样的技术,需要上下游的共同协同,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。
案例:从纸质工单到AR工单,是系统的变化

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其中一个案例,这个案例我们做了接近三年,和国内**的航空公司之一进行了合作,我们从最初的简单搭建,基于5G的远程指导系统开始,做了几期的项目,最终将机务人员手上那张纸替换成了AR工单,之后我们开始了基于知识图谱在机务平台的应用,所以说一个简简单单的应用也可以撬开一个巨大市场,现在这个项目在航空领域也是非常出名,很多航空公司都已经开始加入到联盟一起合作。

我认为AR眼镜一定要解决行业应用里面一些非常苛刻的环境问题,因为机务人员在哈尔滨的冬天也要检测飞机,在海南的雨天也要检测飞机,这就是我们忽略的盲点。

我们对这个平台进行简单的划分,可以分为应用层、系统层和硬件层,在硬件上要和各类设备互联互通,系统层本质上是主要的核心构件,是整个AR业务系统,当它与业务运维系统打通后,在应用层我们从工卡远程协作、航材管理这样的应用开始做起,再慢慢地去完善它的整个的应用平台,最终实现巡检的效率革命。其实这一点是很有意思的,我们最初设想是做AR交互,在界面上去革命。

所以当纸张变成了AR工卡的时候,并不是简单的文本导入,它其实是一个系统的变化,这才真正触及到5G原生的基础平台,数据打通了才有可能帮助实现数字化转型。

大家想一下我们有多少行业,中国有多少行业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,它有那么多的数字化的需求,为什么会觉得AR的ToB不性感,我还是觉得有些冤枉。

在最初的时候,我们是把整个的业务流线,按照我们这套系统做完,但是我们遇到一个问题,到底AR眼镜是一个监管工具还是一个辅助工具?这是完全不一样的,如果工人觉得他实际上这是一个监管自己的工具,他可能第一天就不想用。

做ToC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,如果他觉得这就是一个摄像头面对着自己在说话,很有可能你的产品第一天都卖不出去,所以你怎么来验证它是一个辅助工具,还是一个监管工具,这实际上是要在系统最初设计的时候就要去考虑到的,我们也是联合了几家公司一起,做了一套系统,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对数据进行清洗。

我今天给大家举个例子,在进场通讯协议里面,WiFi其实是最不安全也不方便的,而且耗能也很大,但为什么它就赢了?因为它简单。原因有的时候要在场景里去找答案,此时此刻谁是解决这个场景价值的最核心组成问题,它就是赢家。一旦它进入了这套体系,就获得了资本和人才的支持,最后快速发展。我们通常也会讲讲劣币驱逐良币,所以一定要对技术保持敬畏,不要以技术论技术,要从更广阔的价值论来讨论技术才是比较合理的。

最后也是鼓励一下我们自己,风没有起的时候,大家一定要砥砺前行,在风起的时候还是要安全飞行,最终大家一定要都安全着陆。我就分享到这,谢谢大家。
Q&A

Q:问一下刚刚在飞机巡检这个项目里面一些细节的问题,就是说你的目的是做什么?
A:工程师戴上眼镜之后,他会在看到不同的设备的时候,眼镜上会有相关的辅助信息和提示信息去自动去呈现,那么它是触发来呈现的?也就是说设备是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呈现什么样的信息。这就与亮亮视野的多模态知识推荐有关,假设这时候我说发动机怎么修,或者是我看到这一步,它就会主动来推送。